中印兩軍同步組織脫離接觸 印軍鼓吹“獲勝”
中國和印度政府宣布,中印兩軍位于班公湖南、北岸一線部隊于2月10日開始同步有計劃組織脫離接觸。印度陸軍北部戰區司令喬希日前接受印度電視臺專訪,除表示當前脫離接觸過程進展順利外,他還不斷鼓吹“印度的成功”,宣稱“中國丟臉”,引發輿論關注。

    中國和印度政府宣布,中印兩軍位于班公湖南、北岸一線部隊于2月10日開始同步有計劃組織脫離接觸。之后,印度媒體一直緊盯雙方的撤軍進展。

    《印度斯坦時報》2月12日曾報道,到11日為止,解放軍已從班公湖南岸撤出了200多輛主戰坦克,速度之快讓印度陸軍高層和國家安全決策人士感到吃驚。報道稱,兩軍脫離接觸進展比預期順利。印方知情人士說,撤軍進程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當中”,“中方軍隊拆除了其自去年5月起在當地臨時搭建的軍事工事”,“根據此前雙方達成的協議,一些觀察哨所、掩體等也被拆除”。

  新德里電視臺16日的報道稱,中方從班公湖南岸撤出了130至140輛坦克、30門火炮、2000余名士兵,從班公湖北岸撤出了約30門火炮、4000至5000名士兵。根據印度軍方發布的視頻,中方軍隊正在有序組織撤離,并將現地恢復至對峙前原狀。但印方并未說明該視頻拍攝的地點。脫離接觸結束后,印軍將撤回至班公湖北岸第二至第三指之間的哨所,中方軍隊則撤回至第八指以東陣地,雙方未來暫不對兩者之間的地區進行巡邏。

  《印度教徒報》引述印度政府不具名官員的話稱,“過去數日以來,(雙方)加快落實1月24日舉行的第九輪軍長級會談共識”,“現地指揮官每日至少召開兩次會議,我們希望將所有地區恢復至2020年4月前的原狀”。

  盡管不少印度媒體吹噓此次達成初步撤軍協議是“莫迪政府的勝利”,但反對黨和部分戰略界人士對此并不認同。印度國大黨領導人拉胡爾·甘地質疑莫迪政府達成了一份“假冒協議”,稱莫迪是“無法對抗中國的膽小鬼”。印度前國防部長安托尼則批評稱,達成脫離接觸協議意味著印度政府將“主動權移交給了中國”。印度國防部則發表聲明回擊稱,上述批評是“誤導性的”。

    香港《南華早報》援引印度陸軍北部戰區前司令胡達的話說,雙方脫離接觸的過程“公平、對等”,設立非巡邏區有助于減少兩軍在爭議地區的摩擦。

印軍高官鼓吹邊境對峙“獲勝”

    印度陸軍北部戰區司令喬希日前接受印度New18電視臺專訪就中印邊境對峙以來的情況進行全景梳理,這是印度陸軍現役高官首次公開談及有關情況。除表示當前脫離接觸過程進展順利外,他還不斷鼓吹“印度的成功”,宣稱“中國丟臉”,引發輿論關注。

  喬希表示,“在脫離接觸啟動后,雙方每天早上舉行會談討論當天的行動,每天晚上通過熱線電話交流有關情況,如遇到任何問題則交由次日晨舉行的會談上解決”。他說:“中方在脫離接觸過程中表現出誠意,”“此項工作正以非?焖俚倪M度執行!彼嘎,印方通過衛星和無人機監控了中方裝甲車和機械化部隊撤出的全過程,雙方也安裝了攝像頭等“用以檢查彼此活動”。

  在回應印度是否“喪失領土”的問題時,喬希予以否認。他稱,印方始終將中方軍隊撤回至班公湖北岸第八指地區視為談判的底線。最重要的是,中方同意不在第四指至第八指間的地區從事任何軍事或非軍事活動。因此,印方認為目前達成的脫離接觸協議是“巨大成功”。

    喬希聲稱,印軍于去年8月29日至30日占領熱贊拉山口和熱欽山口附近的制高點,是使該國在對峙及后續談判中變被動為主動的關鍵一步。他在采訪中承認,印度在印中前五輪軍長級會談中“舉步維艱”,直至雙方舉行第七輪會談后,情況才有所改觀。他強調,印方向中方傳達了“絕不屈服”的明確信息,并堅持要求將現地恢復至2020年4月前原狀。

  喬希表示,對峙期間曾存在爆發武裝沖突的風險。他說,加勒萬河谷事件后,印軍一線部隊已被授權可自由開火還擊。當印軍占領熱贊拉山口和熱欽山口的制高點后,中方軍隊此后也曾試圖登頂,印軍彼時已做好“扣動扳機的準備”,但“比扣動扳機更需要勇氣的是不扣動扳機”,而這一決定避免了一場戰爭。

    喬希還稱,“(現階段)脫離接觸完成后48小時內,雙方將舉行第十輪軍長級會談,以解決其他對峙地點的問題”。他說,雙方未來應通過談判解決摩擦,“并將在某個階段著手啟動實控線的澄清工作”。

  此前,印度反對黨國大黨等曾批評印度政府與中國達成的現階段脫離接觸協議“喪權辱國”。有分析人士表示,喬希此時公開發表上述言論,雖然看似荒唐,但無疑為莫迪政府做了“政治減壓”,借鼓吹所謂對華強硬和宣揚“全面勝利”為政府挽回與中國對峙導致的失分。

印“最強國產坦克”部署邊境

 

    印度總理莫迪2月14日出席了最新版“阿瓊”坦克的交付儀式,親手將這款印度國產最先進坦克交付給印度陸軍,還稱要將其部署到印度北部邊境。

  莫迪在交付儀式上說:“這款在泰米爾納德邦制造的坦克將被用在我們的北部邊境,以維護國家安全!彼說:“我們將繼續努力讓我們的軍隊成為世界上最現代化的軍隊之一,與此同時,讓印度在國防領域實現自給自足的工作也正在全速推進!

  報道稱,這款最新版的“阿瓊”坦克是由印度戰斗車輛研究與發展局(CVRDE)、印度國防研究與發展組織(DRDO)、15個學術機構、8家實驗室和幾家中小微企業自主設計、開發和制造的。據CVRDE介紹,“阿瓊Mk-1A”主戰坦克是一款可靠的作戰機器,擁有強大火力、高機動性、優秀的防護能力以及良好的舒適度,相比Mk-1型“阿瓊”坦克,最新款“阿瓊”主要在14處地方進行了升級。

  “阿瓊”主戰坦克項目于1972年由DRDO發起,目標是打造一款“具備強大火力、高機動性和優越防護的最先進坦克”,該系列坦克于1996年開始在泰米爾納德邦的阿瓦迪軍工廠開始量產制造。印度媒體稱“阿瓊”坦克的優勢在于其配備的120毫米口徑火炮和尾翼穩定脫殼穿甲彈,還配備有計算機控制的綜合火控系統。

  印度陸軍于2004年收到了首批16輛“阿瓊”坦克,這些坦克編入印度陸軍第43裝甲團的一個中隊;2009年,印度組建了首個“阿瓊”坦克團,該團當時擁有45輛坦克。到2011年,印度軍工已累計交付100多輛“阿瓊”坦克。2010年,印度陸軍曾訂購了124輛“阿瓊”坦克,此后印度國防部又訂購了118輛Mk-1A版本的“阿瓊”坦克,當前交付的這批坦克就在這一訂單之中。

  報道稱,Mk-1A版本的“阿瓊”坦克14項主要的升級中包括發射炮射導彈的能力,但該項能力的最終測試仍在進行中。最新版“阿瓊”坦克的最大成果就是國產化率達到54.3%,在早期版本中這一比例僅為41%。

中國主動化解中印邊境沖突

 

  從戰略上面來講,中印不僅都是亞洲地區數一數二的大國,在全球范圍內也算得上是有相當實力的國家,尤其是中印兩國都是擁核國家,這就注定了兩國之間誰都承受不起一場大規模戰爭的代價,注定了雙方只能通過和平談判來解決問題。同時也注定了,印度企圖通過在邊境屯兵施壓的方式來迫使中國做出讓步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從戰術層面來講,印度企圖于這個時機點上在青藏高原上屯兵威脅中國,更是錯上加錯。一方面,印度跟全世界其他大國一樣,在去年一年也面臨著嚴重的疫情危機,并因此而引發了嚴重的經濟危機,這個時候在內憂尚未解決的情況下,不應該去主動挑起外部沖突,更不應該產生利用外部沖突來轉移內部矛盾的想法。

    事實上,在中國已經具備遠程打擊能力的情況下,印度將重兵推進到前線,除了看上去顯得咄咄逼人之外,并沒有多大的實際作用,甚至還有可能會成為前線的炮灰。因此這件事情帶給印方的教訓就是,第一,企圖通過軍事手段來解決中印邊境糾紛是沒有出路的;第二,企圖調動激進民族主義情緒來解決問題是沒有出路的;第三,不集中精力解決自己國內的問題,也是沒有出路的。

  過去四十多年以來,中國一直在堅定不移地奉行和平發展的戰略目標。但是,最近幾年來,有關“中國威脅論”的論調再度甚囂塵上,而中印邊境沖突則成為了一些西方國家炒作所謂“中國威脅論”的又一個借口。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主動通過談判的方式來解決中印邊境對峙問題,就是要向外界表明,中國奉行和平發展的戰略目標并沒有改變,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化解外界對于中國的猜疑和誤解。

  最近這些年來,中國所面臨的真正威脅,是來自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意識形態上的挑戰,以及在東海釣魚島、南海、臺海、香港與新疆問題上的非法干預和介入。也就是說,中國真正的主要威脅,其實是來自于東南沿海一帶。因此,從一般的策略上來講,當中國在東南沿海一帶面臨著美日澳等國家巨大軍事壓力的情況下,中國也應該會中止中印邊境糾紛,以免陷入到腹背受敵的狀態當中。

  最后,中國主動化解中印邊境沖突,實際上也是在緩解美日印澳等國家正在推行的印太戰略的壓力。因為最終印太戰略能否成功,尤其是美日印澳能否在軍事上結成同盟,主要是取決于印度的態度,而印度對印太戰略的態度與參與力度,又主要取決于中印邊境沖突的緊張程度。自從在中印邊境糾紛走向激化以來,印度一直在印度洋尤其是馬六甲海峽外圍一帶蠢蠢欲動,企圖威脅中國的海上運輸生命線。因此,中國化解中印陸上邊境糾紛,其實也是在保障海上生命線的安全。

  在中印2月10日宣布有組織有計劃地全面脫離接觸之后,中方在隨后的一天時間內就從班公湖南岸撤出了200多輛主戰坦克,并迅速拆除了在當地臨時搭建的軍事工事,這不僅僅是在向印度展現遵守協議的決心與誠意,更是在以這樣一種特殊的方式,向印度展現中國軍方的軍事實力,尤其是軍事行動能力與后勤保障能力。

  在平均海拔超過4000米的青藏高原地區,如何快速地向邊境地區投送與撤離軍事人員與軍事裝備,以及如何進行后勤上的保障,是中國與印度兩軍面臨的共同難題。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假如中印之間真的在這個地方爆發一場戰爭的話,它甚至是決定這場戰爭勝負的決定性因素。而快速地向邊境地區投送與撤離軍事人員與軍事裝備,及時提供后勤上的補給,既取決于中印兩軍的軍事現代化尤其是機械化程度,也取決于中印兩國在邊境地區修建公路、開鑿隧道的能力。

  這背后體現出的實際上是中印兩國的綜合國力,尤其是科技實力和工業制造能力。也就是說,中方實際上是在以“來無影去無蹤”,在班公湖地區快速投送兵力與快速撤離的方式,以這樣一種肢體語言提醒印度,無論是從軍事實力、經濟實力還是綜合國力上來講,印度都跟中國存在著一定的差距,希望印度不要動不動就嚷嚷著要以戰爭方式來解決問題。

    近年來在處理中印邊境糾紛時,印度人經常會以這樣一句話來威脅中國,也就是“印度已經不再是1962年的印度”了。然而,中方卻在以快速投送兵力與快速撤離的方式無聲地告訴印度,中國更加早已不再是1962年的中國。1962年你們不行,現在你們更加不行!

 

    來源:環球網、觀察者網、深圳衛視等綜合

欧美精品国产制服第一页_好看的欧美熟妇www在线_亚洲色在线视频搜索